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电台

你来或者不来,我都在这里——等你。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因阅读而丰富,因行走而宽广——这里是高山电台,高山电台是知途旅行社的官方博客。知途是:求知的旅途,是寻求知己的旅途。公司专注组织有个性和深度的主题旅行, 是团体旅行的品质专家,也是中国最活跃的旅游文化交流平台,至今举办了一百多期“万里会论坛”,邀请旅行家、摄影家、艺术家、探险家、文化名人、会员代表、旅行爱好者共同分享。 欢迎关注知途旅行:微信订阅:zhitulx, 新浪微博:@知途旅行,客服QQ:1615975398,公司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龙怡路117号

网易考拉推荐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2016-05-12 23:29:43|  分类: 老刘旅行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文:刘铭初

    2016年3月3日,我走遍中国少数民族的脚步来到了遗世之地独龙族村寨雄当。

    雄当,座落在独龙江两大支流克劳洛河与麻必洛河的交汇处。独龙江在村子的东边哗哗流淌了千万年,阳光下,雪山融化的河水显得冰清玉洁。全村65户人,全部独龙族。原来这里只有几户人,因为地势相对比较宽阔,政府在这里援建了不少安居房,从2013年开始,偏远的普尔、向红等村寨陆续搬到雄当,使雄当一下成为了“大村”。独龙江是独龙族唯一的聚居地,他们生活在这片土地已经很久很久,但居住地常迁徙,一般是从上游迁到下游。以村中的基督教传道人龙建新为例,他家以前住在麻必洛河上游的木当村,后迁到麻必洛河中游的普尔村,现住在雄当村。从迁徙的足迹看,他们逐渐远离原始丛林,越来越靠近交通便利的地方。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雄当附近的雪山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远处的路,通往雄当。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在独龙江峡谷中的雄当


    少数民族有些有纹身的习俗,但纹脸却极其罕见。文献记载中,古代怒江流域的怒族等出现过纹脸人,在文革期间,纹脸的习俗已摒弃。如今中国还能看到的纹脸人,只有独龙族。独龙族纹脸老人目前健在的不到三十个,雄当目前还有五位。

    遇见纹脸老人黛齐儿时,她正在织独龙毯。黛齐儿,独龙语二女儿之意,今年76岁,身高约一米五,瘦小却有精神,看得出年轻时眉清目秀。黛齐儿出生在一个叫班的村寨,后来嫁到普尔。她从普尔搬迁到雄当,才一年。雄当徒步到普尔,需要翻山越岭,黛齐儿一个钟就可走到,而我要走两个钟,从她的流星大步可见其身体还硬朗,难怪她编织独龙毯时,动作很麻利。黛齐儿15岁结婚,19岁时纹脸,由此可说明纹脸并不是传说中的成人礼。她的纹脸清晰,嘴唇下部的竖形纹较长。眉心之间的图案较密,如同一簇火焰。黛齐儿曾经是生产队长,共产党员,后来退了党,不再担任村干部。见多世面的她,脸上充满阳光、慈祥,她脸上常绽放的笑容如同冬春的太阳,让人感到温暖。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编织完一张独龙毯,需要很长时间。没做好时,他们便挂在屋檐下,方便有空时再拿出来。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在织独龙毯的黛齐儿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聚精会神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心灵手巧的独龙族人特做的教堂用独龙毯


    一个下午,黛齐儿手中的独龙毯越织越长,这张毯子好像织满了黛齐儿的故事,曾经的快乐、辉煌、艰辛、苦痛、坚韧都织在一起,不是第一次看到独龙毯,却在此时,才感到独龙毯的非凡。七彩的毯子,编织的是老人对生活对未来的美好愿望!

    与黛齐儿时断时续的交流中,另一个纹脸老人走到眼前,她叫李文仕,今年72年。她刚从地里种洋芋回来,肩上还背着一个背篓。黛齐儿与李文仕从小就是好朋友,黛齐儿搬到雄当后,她们俩住的房屋相隔不到百米,可以天天相会,再也不用跋山涉水去看望好友了。只要有空,俩人便一起织毯,一起聊天。我问黛齐儿可否买一张她织的毯子时,她连忙说,去找李文仕买。其实,黛齐儿也有织好的毯子,她让我找李文仕买,我想,无非是想帮她朋友!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此刻,她们就像孩子......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李文仕做的毯子


李文仕,独龙语名“色松”(意为新年出生),今年72岁,1966年起,做村里的赤脚医生,1974年结婚后,便没再做赤脚医生了。按她的说法,自己生病的话,自己会治。也许是她从医的背景,与外界的人接触多一些,在外人面前,落落大方。上世纪“支农兵”、“武工队”、边界堪察部队来到时,她都是当地的重要协调人。1967年、1968年,李文仕两次徒步11天,代表独龙族妇女到当时的怒江州府碧江参加会议,2015年1月,李文仕第一次坐上飞机,到云南昆明,作为独龙族群众代表,受到了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亲切接见。

李文仕的妈妈是当地的纹脸师,13岁时,妈妈给她纹了脸。李文仕是中国最后一个纹脸人,当时她的玩伴好几个人想纹又害怕,不敢纹。年轻时李文仕比较害羞,自己不认为纹脸好看。也许,纹脸的同时,也在她年少的心里埋下了一些自卑感。当然,随着她不断成长,越来越多接触外界,现在我的镜头面前,也不会觉得不自在。从李文仕的纹脸历程看,纹脸是当地人对美的追求,这种说法应该不成立。她的纹脸图案清晰,整齐,特别是眉心之间的图案,如同一棵生命常青树,无论是漫长的寒冬还是绵绵的雨季,都在顽强地生长。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做好了毯子,她们便堆放起来,不为卖,倒像是她们生活故事的累积。


在我的请求下,老人翻出了全部织好的独龙毯,不到十张。在当地,独龙毯除了做毯子,衣服,也可做其他生活装饰品,如小包包、头巾。当我问起能否帮忙做围巾时,老人应声答应,可以的!我想,至少我可以在自己的圈子去宣传她们,推广她们饱含情感和民族文化的手艺。走访过那么多中国少数民族民间艺人,不愿看到他们没有其他出路而一直贫苦,更不愿看到他们的手艺失传,购买他们的手工艺品,本身是对他们的一种鼓励和帮助。对我们来说,收藏的不仅是她们的手艺,而且还是一个民族的记忆。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雄当的山峦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远处是雄当的教堂,他们用圣洁的雪水洗礼。


织独龙毯的纹脸老人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作者与两位老人访谈中


在今年秋天和冬天的独龙江旅行计划中,我特意安排带大家到雄当,除了雄当是独龙江流域所有沿岸村寨中最漂亮的寨子外,与黛齐儿和李文仕老人的“一面之缘”,也是我再次回到雄当的“缘由”。同时,我还很期待李文仕老人做的围巾到底是啥样呢。

 

作者简介:

刘铭初(微信号zhitulmc),摄影师,专注个性旅行的知途旅行创始人。常年考察于中国最原始的人文景观和自然风光,是“走遍中国少数民族”总策划师,目前深入了解二十多个少数民族文化,已记录一百多项少数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当下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抢救性记录者和积极的民族文化传播者,其个人事迹及其创办的知途旅行公司多年来广受主流媒体关注和报导,目前是《中国民族报》特邀专栏撰稿人。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