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电台

你来或者不来,我都在这里——等你。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因阅读而丰富,因行走而宽广——这里是高山电台,高山电台是知途旅行社的官方博客。知途是:求知的旅途,是寻求知己的旅途。公司专注组织有个性和深度的主题旅行, 是团体旅行的品质专家,也是中国最活跃的旅游文化交流平台,至今举办了一百多期“万里会论坛”,邀请旅行家、摄影家、艺术家、探险家、文化名人、会员代表、旅行爱好者共同分享。 欢迎关注知途旅行:微信订阅:zhitulx, 新浪微博:@知途旅行,客服QQ:1615975398,公司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龙怡路117号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2012-09-01 00:17:26|  分类: 老刘旅行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赤坎古镇,留下很多故事。关氏和司徒氏是镇上的两大宗族,除了曾经共同繁荣了这里的商业,至今还牵引着五湖四海的关注。关氏以光裕堂为祖祠,故有“光裕千秋盛,亲情万代传”之说。赤坎关氏的始迁祖是六世祖关兴义,号荣,后人称为荣公。始定居于大梧村,至今有900多年。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赤坎欧陆风情街

 

关氏后人散落在海外不少,涌现了一些著名的侨领。以光裕堂、关氏图书馆等实体,连接着海外与赤坎的乡情。有100多期的《光裕月刊》,则是这种乡情最好的传送载体。第一天经过的楼岗饭店,我们看到了创刊九十年的《楼岗月刊》。党国的报刊不说,民办的月刊要办上十年、五十年相当不易,而基于连络海外乡情的“内刊”有如此生命力,可见开平这个“华侨之乡”绝非只是因为有众多华侨而浪得虚名。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1927到1979的故事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水让赤坎增添韵味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古镇旁边的海塘里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关族图书馆告示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1931年的关族图书馆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赤坎的故事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岁月的痕迹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老街的音乐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老人与狗

 

从建筑上说,赤坎的骑楼无疑是中国少有的同类建筑。广州的西关骑楼与其相比,略显逊色。赤坎骑楼大部分建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包括现在保存完好的关氏图书馆,建成于1931年。这些将近百年的骑楼,从外形上还是让人注目。而背后老街的骑楼明显要比堤西路临街的骑楼显得更苍老,有些楼名都已经模糊不清了。老街上民居偏多,堤西路主要是商业街。在堤西路一座标识1927骑楼的二楼,挂着一块黑板,让人难忘。写着“难忘一九七九年越战中国人民解放军,退伍军人全身弹片,现在下场:昔日为国而战,今日得不到一碗饭,惨!惨!!”,这种无声的哭诉,如果是事实,那是堂国的不幸。从1927年到1979年,世界翻天覆地了。从1979年到2012年,短短的三十多年,又发生了多少人间悲喜剧?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马降龙古村落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马降龙的碉楼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风中碉楼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还活着的村落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在马降龙古村落行走,很消磨时光。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民国的旗帜

 

马降龙古村落的碉楼,一直吸引着我。之前,看过马降龙碉楼的照片,我脑海中不时会想象视觉上有类似感觉的南美蒂卡尔神殿。蒂卡尔神殿是一座浮现在原始森林中的玛雅文明遗迹,而马降龙古村落的碉楼恰恰是淹没在一大片竹林中。这种文化遗存在原始森林或荒芜的旷野,足以让人震撼时光的流逝,感慨历史长河中的未知世界。当我爬上其中一个别墅“骏庐”时(由赤坎的一家建筑公司承建),极目八方,在竹林中的碉楼尽显苍凉。十来二十米高的竹子把废弃的碉楼紧紧包围,虽然是一种美,但碉楼已经老去。在碉楼上印记的是民国旗帜,今天早已改弦易辙。历史一直在埋葬过去,碉楼最终会随着岁月的车轮烟灭。

在马降龙古村落的竹林里,在烈日下带着同伴去寻找是否还有“活着的碉楼”,二个多小时后只能接受碉楼虽然漂亮,但已经过时,不会再有人住了。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你能想象这是在祠堂里面吗?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漂亮的何氏宗祠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崇礼楼旁边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崇礼楼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何叔贴上的对联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曾经的碉楼守护者何叔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崇礼楼也列入此本书中

寻找活着的碉楼(二)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彩云间

 

这一路没有找到“活着的碉楼”,我一直不死心。在返回广州前,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去寻找一个叫“崇礼楼”的碉楼。网上曾经看过在水口镇杏美坊有个老人何邦基,守护着碉楼有近六十年。当我们找到“崇礼楼”后,它已经遗落在菜地、果树和竹子之中。唯有楼下今年贴上的对联,还有一点点“活着”的气息。怅然回到大路上,与村里杂货店的老板攀谈,打听何老。机缘巧合,老板正是何老的儿子,叫何锐源。何邦基今年76岁,人称“苟叔”,受楼主何朋燕后人所托,一直看护着崇礼楼。从去年开始,何老身体不太好,从碉楼内迁出。老人对碉楼有深厚的感情,他拿着三本与崇礼楼有关的书籍给我们看,翻出书中对崇礼楼的介绍篇章。我想那时,他内心一定有一份自豪。实际上,崇礼楼建筑本身并无特别之处,今天外人能知道有这座碉楼,完全是因为有何老。何老离开了生活了几十年的碉楼,应该真正给碉楼的鲜活划上了记号。没有人居住的建筑、村落、古镇,那只是摆设,建筑真正的生命与灵魂是需要由生活在这里的人才能承载。

今天,碉楼作为一个外壳还存在。实际上,碉楼已经逝去,可是它还活在对碉楼有感情的人心中。

 

                                                                                        知途旅行  刘铭初

                                                                                         2012-8-26行走

                                                                                      2012-8-31写于广州

  评论这张
 
阅读(8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