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电台

你来或者不来,我都在这里——等你。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因阅读而丰富,因行走而宽广——这里是高山电台,高山电台是知途旅行社的官方博客。知途是:求知的旅途,是寻求知己的旅途。公司专注组织有个性和深度的主题旅行, 是团体旅行的品质专家,也是中国最活跃的旅游文化交流平台,至今举办了一百多期“万里会论坛”,邀请旅行家、摄影家、艺术家、探险家、文化名人、会员代表、旅行爱好者共同分享。 欢迎关注知途旅行:微信订阅:zhitulx, 新浪微博:@知途旅行,客服QQ:1615975398,公司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龙怡路117号

网易考拉推荐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2012-03-05 03:07:37|  分类: 知途小记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乐昌回来好些天了,又重新回归忙乱而慵懒的工作、生活状态,腰部以下的疑似小儿麻痹症状不时提醒着我几天前旧京广之行中的那点艰辛,旧京广徒步群里不断闪现的PP如旧电影,重复播放着那段深深印刻在脑海中旧京广的最后影像。在梦里,那一张张熟悉、可亲、可爱的笑脸一次次地浮现在我的面前……
       决定走旧京广这条线是在去年12月份,只为去见证一段即将被淹没在水底的历史,并为自己留下这段历史最后的影像。真正组队是在春节前,拟定两天徒步路线:乐昌——大源——坪石,全程负重15公斤以上徒步约61公里(典型的自虐团)。为了确保队伍的安全性,方便管理,限收队员15人封顶。报名一开始很快就满员了,中途有退出亦有立即补位的,但因为花开童鞋的意志不坚定,最终收进老驴小驴外加放灰机专家共18人(10男8女),名单如下:花开、老作、大黄蜂、老红、宝哥、云龙、小鳄鱼、云烟、围骰、ALEX、兰心、微竹、鱼儿、自然、小树、苹果、影子、云卷云舒。据花开后来说,结束报名后,仍有不少人要求走后门,都被花开童鞋严格遵守规定一一婉拒。
        队伍组建完成后,因此而诞生的旧京广徒步群每天热闹非凡,每个人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莫名。队友曾以筹委会共商大事为由FB了一次,顺便混个脸熟。在FB会议中推选出除领队外的正、副队长,并宣布了队伍纪律、各自需带装备、帐蓬等露营用具(混帐的除外)及三顿干粮等。不久,原徒步路线就因鱼儿从乐昌同学处打听到的消息——风景最好的坪石罗家渡至大源一段,其中两个铁路桥已断毁无法通过而流产。经过一番七嘴八舌的讨论及全体表决通过,路线最终修改为:第一天走乐昌老虎头—乐昌峡大坝—大源,全程约30公里;夜宿九锋镇浆泉度假山庄;第二天走十二渡水,来回约11公里。没有了露营,三餐需要啃干粮变成了只需啃一餐,自虐团终于沦落成了腐败团。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科普旧京广:1957年10月,随着武汉长江大桥建成通车,京汉、粤汉两铁路连通,京广铁路由此诞生。而乐昌至坪石之间的旧京广铁路则是武昌延伸至广州的粤汉铁路重要的组成部分。从清末年间立项到1936年全线建成通车,再到1988年京广线大瑶山隧道通车后变成了闲置的备用线,再再到2009年武广高铁竣工通车,同时宣告作为备用线的旧京广线可以退出历史舞台。再再再到如今这条见证了中国百余年来朝代兴衰、城市变迁及中国铁路艰辛历程,承载了几代人悲欢离愁、深深情思的旧铁路,因乐昌峡大坝蓄水完成在即,即将永远沉没于水底。因而吸引了各色驴友(包括我们这个由走货及吃货组成的走饭团)前往看上最后一眼。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大黄蜂拍摄)
 
       2012年2月17日晚,这支由“走货”与“吃货”组成的腐败队伍终于踏上期待已久的由广州总站始发的K302次列车(21:11—00:01)奔往第一站:乐昌。由于没有买到坐票,除了自然、小树两个MM混到座之外,其余的驴都拥到餐车打牌吹水,一身武装到牙齿的专业装备令包括列车警在内的许多人侧目。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铁道部没有免费的午餐,混餐车的代价是30元一位,附送小号的上好佳粟米条一包及飘着白色沫沫不知啥味儿的速溶咖啡一杯。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到达乐昌第二天一早的腐败早餐。因为当天的中午只能靠干粮解决,所以吃货们都吃得灰常给力。理由相当充分:吃饱才有力气自虐嘛。而我则因吃得过饱而导致胃痛。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大黄蜂拍摄)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徒步起点:乐昌老虎头。出发前先合影留念,不晓得的人还以为是胜利归来。这张PP是AELX相机出品的,正面的PP一直遍寻不见,谁能告诉我,那张正面的在谁的相机里?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8:45时,探寻历史之徒正式开始。原本的铁路已被灌成了宽阔 、崭新的水泥路,只有路边堆放的枕石仍默默地诉说着过往。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挖土机正充当着吊机的角色将废弃的铁路枕石吊到卡车中运走,这些曾承载着南来北往的曾经将去何方?正如我们匆匆地来,再匆匆地去,不再留有痕迹。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旧京广遗留下来的东西已不多,大多变成了废铁,估计已换成了面包。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这样的标语牌似乎在诉说着人类曾经的行为。在老虎头途经一个贮木场,里面堆满了直径十公分左右就被砍伐下来的小树木,它们将做为小木方被运往交易市场。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走在老虎头与张滩车站之间见到这处美妙的地方,十分惊艳。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美得令人屏息的水电站像画一样进入我的镜头。事后,也曾在此驻足良久的小树因未找到好角度拍摄而扼腕不已。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如镜般的水面倒影着这个村落,令人感到非常地宁静。那一刻,我不禁腹诽那帮早已走得不见踪影的走货们走得太快不懂享受生活。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曾经的张滩站,现已破败不堪,堆满了柴火,门窗皆无,估计被人拆走继续发光发热去了。侧墙上的广告倒是很给力。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花开拍摄)
    途中有许多这样的石洞,据说是以前给路人避火车用的,后来倒给一些来徒步的驴友提供了遮风挡雨的露营之所。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到大坝之前一直走的是这种平整的水泥路,而正是这种看似灰常好走的水泥路令这次专门穿了专业登山鞋的我吃尽了苦头。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据说这是一个旧桥墩残骸,就这么孤独地杵在路边的大石上,默默地注视着途经的每个人。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徒步过程途经两个隧洞,这是第一个:张滩明洞。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这是老红在张滩明洞内拍的一张剪影,据说腾空搞怪的那位是正是微竹本人。事后微竹辩解说若不是身上背的,手上拿的东西太重,微竹会蹦得更高些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走在后面的是AXEL,徒步的前半段因为节奏太快,令这个多次参加户外徒步的老驴弄伤了脚。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鱼儿拍摄)
  我们抚触的是历史。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走在武江左岸,望见山峦倒影在水面,峰峦叠嶂,对于好摄的竹及同伴来说亦是一番享受。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脚踏在旧京广曾经的路上遥望对岸的新京广,不时有高铁呼啸而过。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在路边搭建着几顶简易的帐篷,但很显然,那不是户外徒步者的临时居所。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AELX拍摄)
  走近简易帐篷,发现里面除了大人外还有几个孩子 ,好心的自然将随身所带的糖果分给孩子,这已经是我在路上第二次看见自然派糖果了。不知那些残破的塑料布是否真的能为在里面居住的人们遮风挡雨?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11:15时,中途小憩。走到此,我开始肿胀的脚掌关节已被相对较硬的登山鞋弄得疼痛不已,此刻终于体会到穿小鞋的滋味。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越过塘角水电站前的第一个关卡,路边摆放的枕木与铁轨展示着这条路上曾经的故事。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11:50时,穿过塘角水电站,远远望见大坝,一座水泥桥连通着左右两岸,是向左还是向右?令我们纠结了很久。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传说中的乐昌峡大坝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来到大坝,守坝的保安表示禁止我们这些不明身份者通过。无奈间,我们通过水泥桥,向右岸走去,但好走的右岸已无法满足我们这些自讨苦吃的人们的精神需求,对此,桥头小店的老板及老板娘表示灰常不理解。经过队长等人再度与保安协商,勉强同意我们将相机等有间谍嫌疑之物收放好并快速通过。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对于从来不是乖孩子的我来说,还是忍不住掏出相机匆匆为仍在建设中的乐昌峡大坝留下这历史一瞬。但对于专门来到想对大坝进行对比性航拍的大黄蜂来说,未免留下了一些遗憾。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通过大坝时,早已接到前方关卡通报的保安目送着我们离开。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大坝新建的高架桥,目前桥下仍是一片黄土,不久的将来这片黄土将会被水淹没。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真正有感觉的徒步从此开始。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绕行到大坝的下部,近距离观看这个人类的杰作。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离大坝不远处的小山坡上看见一树的红花,因离得较远,与鱼儿、大黄蜂、老红等童鞋对此一路上难得一见的春色讨论了许久,都没弄清那是什么花,回来放大后发现果如兰心说的就是樱花了。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不远处的工棚站着几个帅锅及一条帅狗,偶对这只形体健美的黑帅狗比较感兴趣。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站在武江边上,对着武江深呼吸不知是啥感觉。回头问问自然MM去。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两岸犬声吠不住,轻舟已过乐昌峡。不知是哪位童鞋吟的,很文艺滴说。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走在黄土路上,不时有运载黄土进行填埋的泥头车经过,它们扬起高高的尘土,令气管本就有问题的我一路狂咳不已。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花开拍摄)
        终于又到饭点,13:15时,队伍找到一处较为开阔的地方休整午餐,各自掏出背了许久的干粮食品到处派发,品种繁多,相当丰富,还有人带了整只扒鸡的,真是一群名副其实的吃货啊。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花开拍摄)
   饭毕,大黄蜂终于拿出几个人轮流背了许久的飞机准备安装。图为蜂粉——云舒MM一边含着棒棒糖一边万分崇拜地看着大黄蜂。传说不久的将来该MM将拜大黄蜂为师,学大黄蜂放灰机。
 
   《大黄蜂航拍》:知途旅行社签约随队航拍摄影师。黄东(广州亚运志愿者)航拍广州亚运第一人,用三年时间以航拍这种特有的拍摄方式,追拍亚运场馆的建设过程,在亚运即将开幕之际,将自己珍贵的航拍作品无偿捐赠给广州亚组委、广州市城市档案馆和广州博物馆珍藏,以表一个市民对广州亚运的无限支持和期待!作为为广州亚运作出特殊贡献的市民、以嘉宾身份被邀请上广州电视台《72小时大型亚运倒计时直播节目》,讲述航拍亚运场馆的故事,其精彩的航拍故事被中央电视台拍摄为亚运宣传片【亚运与我】。
(PS:最新小道消息说四月中旬大黄蜂航拍摄影展即将在知途旅行社总部银汇大厦举办,童鞋们有福啦~)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老红拍摄)
    一群未见过大黄蜂放灰机的娃正强力围观大黄蜂为灰机安装摄影机。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大黄蜂在放灰机。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大黄蜂航拍)
    每个人的笑容都是那么地灿烂、无邪,或许那一刻的我们都是孩子。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看,灰机灰过来了!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第一次看大黄蜂放灰机的童鞋都非常兴奋,这群不淡定的娃。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大黄蜂航拍)
大黄蜂的飞机俯拍着我们即将前进的方向,路,越来越难走,却越来越接近终点。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大黄蜂航拍)
我们休整的地方,正是自大坝下来左右岸唯一连接的地方。如果我们选择从右岸通过大坝,经过那段好走的水泥路,则将在这里通过这座小桥回归左岸通向旧大源。而不久的将来这座小桥亦将不复存在。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砍柴火的女子,后来鱼儿向她打听前面的状况,并收拾好行装准备再次出发。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继续起程。笑声留下,垃圾带走,这一路我们没有丢下一张糖纸。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我们的老驴队长——老作。很喜欢鱼儿拍的这张背影,自从看了这张PP,微竹突然发现原来队长是个帅锅。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乐昌峡工程及武江的水给我们一路上的感受就是:很黄、很暴力!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终于来到传说中的第一座断桥处,童鞋们都忙着勘察地形,寻找过桥的方法。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通过断桥的方法有些高难度,我们必须依仗这些植物及团队精神才能从桥上爬到桥底。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这一刻,男士们的绅士风度得以充分体现。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小鳄鱼拍摄)
  好不容易过了桥,为了纪念我们这段壮举,来,集体拍个照,笑一个~~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老红拍摄)
  踩在曾经的旧京广铁路上,路上已没有了铁轨,未完全被填埋掉的旧枕木仿佛向我们诉说着那段过往。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下午15:35时,队伍终于来到第二个隧洞——大源水隧道。我们向住在隧洞前的铁路工人打听前面的道路。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老红拍摄)
   依然是我们可爱又可敬的帅老驴队长:老作。事后我们一致认为队长这张PP酷毕了。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通过大源水隧道将预示着此次徒步已接近尾声。对于被那双悲催的鞋子害惨,与小树同样走着鸭步的我来说无疑是道福音。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15:45时,下到断桥底,小溪对面就是原大源镇政府旧址,现已变成一片废墟。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走累了的童鞋们进行第三次休整。大黄蜂又开始放灰机,可能是疲惫及失去新鲜感的缘故,这群娃已没有了第一次围观的热情。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大黄蜂航拍)
     鸟瞰着老大源镇,往日的辉煌已不复存在,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正应了那句:时光荏苒,神马都是浮云。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大黄蜂航拍)
    大源水隧道铁路断桥。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最具亲和力、善良的自然。年纪不大却走遍五湖四海,是我敬佩的少数女娃儿之一。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在溪边捡到的青花石,喜欢那像树一样的石纹,虽然有些重量,仍是把它扔进背囊带回了广州。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16:40时,离开老大源向水源村方向进发。让我再望上一眼。。。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从大源镇镇政府废墟出来,路边摆放着许多如此这般大小的小树干,休息良久已恢复不少元气的花开与自然童心未泯地玩起了棍法。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从大源镇政府遗址出来走到此,天色已晚。17:20时,终于被浆泉度假山庄及鱼儿同学开过来的收容车收容,旧京广线徒步宣告结束,全程约28公里。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大黄蜂拍摄)
 19:00时, 坐着收容车一路昏昏沉沉到达九峰山的浆泉山庄,麻木的双腿已不听使。又冷又饿的我们除了赶紧将自己裹得像只粽子外,自是迅速埋位好好享受山庄早已为我们备好的豪华大餐,杯盏觥错间,风卷残云。那晚大餐据说干掉了四斤白酒,大黄蜂被灌倒,最终没能参加我们晚上热闹的品茶吹水会。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小楼为宝哥拍摄)
       图为我们吃、住的地方,一行18人包揽了其中两栋别墅小楼。楼内有乒乓球室及茶室,竹一时技痒,连脚痛都忘记了,自是与众GG们切蹉得不亦乐乎。安顿好后,大伙儿晚上聚集在茶室开茶话会。宝哥拿出专门从广州带来的功夫茶具,几个童鞋提供茶叶,从金骏眉到滇红再到绿茶、铁观音泡了个遍,不为茶是否好喝,只为余兴未央的相聚。大伙儿喝茶、吹水至深夜才各自散去。 
    早上醒来,推开玻璃阳台门,望见对面的山峰烟雾缭绕。临睡前洗了个热热的热水澡并吸取前一晚教训,穿了毛衣睡觉的我勉强睡了几小时。后来听同居的鱼儿说,制暖失灵的空调及薄薄的被子令她烙了一夜煎饼,直至清晨脚仍未被捂热。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早餐过后,我们向十二渡水进发。出发不久,同车的鱼儿眼尖发现路边有座围屋,于是我们赶紧停车,并示意另一车的同伴下车,一同走进这座围屋人家。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九峰山很大的特点,就是很多农户屋外都堆满了用作柴火的树枝,而且多为梨枝。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这里的围屋为砖木结构,与我在福建看见的围屋很是不同。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崭新的对联为这座古旧的围屋增添了一些暖意。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童鞋们到处走走拍拍,围屋人家纯朴热情,宽容地接纳了我们这帮不速之客。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这位热情的刘大爷已91岁高龄,身体健朗,口齿清楚,据说还能爬山。他带着我们到处参观解放战争时期留下来的毛主席语录,估计那个特殊的年代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围屋内的毛主席语录。或许这些耳濡目染的教育正是他们纯朴的根源吧。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围屋人家的孩子,老作很是喜欢,与我们合影时也表现得落落大方。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围屋随处可见的摆设,倒成了此处一景。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在围屋耗费了不少时间,正准备离去时,屋外堆放着的柴火引起了AELX童鞋的注意,于是有了砍柴伐木的余兴节目。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童鞋们在专家的指点下学会了锯木的正确姿势。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坐在车内,一路上都有连绵不断的梨树林,满山遍野非常壮观,可惜我们去的不是时候,估计花期要在三月中下旬。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九峰山盛产赖梨,所以梨树随处可见,而且相接成林,不难想像花开的时候会是何种景象。还未离开,童鞋们就已经预订了重来九峰山看梨花的计划。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图片来自网络)
  回来后童鞋们纷纷寻找九峰山花开时的图片,各种图络版的PP令大伙儿对九峰山的花季更加向往,并相约原班人马重走九峰山,大黄蜂更是跃跃欲试,准备航拍这一浩瀚的雪林花海。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十二渡水山脚下的一群走地鸡。一只公鸡一直在审视着这群母鸡,仿佛在精心挑选它的皇后,非常有意思。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所谓十二渡水其实指的就是通往九峰山三星峰的登山途中十二座风格迥异的小桥。除了大黄蜂因穿小鞋被打了两个大泡而无法登山外,其余的娃一个不落地上了山,沿途溯溪而上,这一走来回就是十几公里。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小鳄鱼拍摄)
      竹用树枝为落后的童鞋们在分岔口留的方向指示。原本走在前面的我最终因为脚痛而落在了后面,下山时的陡坡更是令脚掌关节疼痛难忍,举步维艰,最后征用了老红的登山杖,从单拐变成了双拐勉强回到山下。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十二渡水物产丰富,野果蘑菇随处可见。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我与鱼儿途中捡到的小灵芝,不管是与不是,着实高兴了许久,以致于后来的徒步眼神游离,总在寻找相似之物。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徒步过程遇到的心型树,很是惊讶,拍回来留念。喜欢的童鞋欢迎取去讨好女朋友哈~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花开拍摄)
 下山后的同伴纷纷去到农家果园采摘金桔,3元一大袋子,超甜。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离开十二渡水,我们来到了九峰镇就餐。吃货们总是不会忘记要犒劳自己,势将FB进行到底!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饭毕,看看时间尚早,于是决定到薛岳故里小坪石去看看 。这是古村路口的一个废弃的小杂货店,门口堆满了修剪下来的梨枝,门框的上方写着:毛主席万岁。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薛氏家祠。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百科名片:薛岳,抗日名将,时有抗日“战神”之称,陆军一级上将。曾参与围剿红军,抗日战争期间,参加淞沪会战,指挥了武汉会战、徐州会战、长沙会战等著名会战;以其著名的天炉战法,消灭了大量日军,荣膺美国总统杜鲁门所授自由勋章。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走过许多古村,到此一游,这个传说中的古村与现代小楼混搭却没有感觉到多少古味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村子规模较小,这里的居民不富裕却极有生活情趣,在巷道里,几乎每家门前都摆放着盆栽花草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在村子里四处游荡,突然感到眼前一亮,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如此雅洁之物。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一堆香菇被铺放在架子上接受日晒,下面放着火盆,除了可以用热气烘烤香菇外估计还可以烤烤地瓜啥的,而余灰地热还可以为鸡群在如此寒冷的天气取暖。设计如此巧妙,令我不得不佩服村民及咯咯鸡们的聪明。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鱼儿拍摄)
       从小坪石去乐昌坐火车的途中,吃货小宇宙再次爆发,老作念念不忘乐昌马蹄,于是,大伙儿纷纷在途经的马蹄田下车。一部份人跟着农户去家里扛马蹄,留下少部份人在田边嬉戏。自然的亲和力果然是没得谈。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老红拍摄)
 喜欢老红拍的这张逆光照的感觉,时光仿佛就定格在这一刻。
 
       从农户家里出来,大家都收获颇丰,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外,大部分人都扛了一麻袋马蹄,老作还加扛了一只香芋, 此时我的腰已开始隐隐作痛,感谢云烟的友情帮助,帮我扛了一路的马蹄。到此,旅程已经接近尾声。最后,我们乘坐T8353次列车(17:41-20:46)离开乐昌,顺利抵达广州。
挥抹不去的最后影像——旧京广徒步回顾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此次旧京广之行已经结束,但新的征程即将开始。下一站将会是哪里?亲们,让我逐个给你们一个大大的拥抱,在路上,与你们相约。
       谨以鱼儿拍摄的这张PP做为该文的结束照,并以此纪念我们曾经在一起的那些快乐日子。
       
                                                                                                                                                                          
                                                                                                                                                          ——风中微竹
 
 
 
 

 

 

高山电台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行摄大地
阅读(1253)|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