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电台

你来或者不来,我都在这里——等你。

 
 
 

日志

 
 
关于我

生命因阅读而丰富,因行走而宽广——这里是高山电台,高山电台是知途旅行社的官方博客。知途是:求知的旅途,是寻求知己的旅途。公司专注组织有个性和深度的主题旅行, 是团体旅行的品质专家,也是中国最活跃的旅游文化交流平台,至今举办了一百多期“万里会论坛”,邀请旅行家、摄影家、艺术家、探险家、文化名人、会员代表、旅行爱好者共同分享。 欢迎关注知途旅行:微信订阅:zhitulx, 新浪微博:@知途旅行,客服QQ:1615975398,公司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龙怡路117号

网易考拉推荐

悲喜长角苗  

2012-11-19 00:48:07|  分类: 老刘旅行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前就计划来六枝梭戛,今天终于到达了梦寐以求的地方。这里生活了一个很独特的苗族,因为头戴着巨大的长角发饰,被人称为长角苗。在人类学家的调研中,发现长角苗的最近一次迁徙是从短角苗村落走出来的,他们的语言相同,互相通婚。为什么从短角苗迁移过来就成了长角,至今无人有完好的解释。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五年级的小兰同学

 

1995年成立亚洲的第一座国际生态博物馆前,长角苗所在地是一块净土,以致挪威的生态专家约翰-杰斯特龙非常欣喜,他太爱这块神奇的地方,近乎原始的生活、习俗和信仰,让他发现了地球宝藏。在世界上,美洲和欧洲发展国际生态博物馆已经有一段时期,数量众多,中国至今只有六座。成立国际生态博物馆的意义在于最大限度保护原生状态,在没有围墙的博物馆中,村民就是博物馆的主人。当初杰斯特龙提出,这里成立国际生态博物馆后,一切照旧。包括不修公路、民居不作改变、不特意开办学校、不发展旅游等等。可是中国的专家和当地政府极力反对,从此这里一切都变化了。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陇戛最后一座传统民居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卖绣品的大娘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当地出产许多豆类和辣椒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大娘在纺布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观望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此块绣品出价160元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当我真心夸大叔背后由棕榈编成的垫背很好看时,大叔很不自在。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对大叔来说,QQ聊天没意思吧。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眺望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阳光的味道

 

17年过去了,博物馆所在的核心村落陇戛,已经翻天覆地了。公路已经直达了村里,原来要翻山越岭走几个小时才能到达的历程,变成了上世纪的故事。政府不知怎么想,在临近的山谷修了一个新寨子,第一期已经住满,第二期很快又有更多的村寨人家搬进去住。仍然住在村落的人家,全部就地新修。在找寻中,只有一座快倒塌的传统民居还在,主人是位老大叔,到他屋前,从门口的环境状况看,可能是孤寡老人。因为语言不通,不知其为何坚守“阵地”。估计政府建房补贴款对于一个恪守传统的老人来说,并不是像其他家一样有致命的诱惑吧。出发前,查阅大量的资料,知道陇戛发生的变化是巨大的,压根就没想过变得如此彻底。

在查资料时,知道这里的老少很习惯向游客伸出要钱,比如拍照,拉游客买绣品等。到达村里后,我没有贸然举起相机。看到有一户人在太阳下刺绣时,便走过去攀谈。没有说几句,就问要不要梳头,要不要买绣品。当我明确拒绝时,主人家马上不与我说话了。十多年来,太多猎奇者和观光者引导着这里的人要钱要钱要钱!其实根源在于政府不谈文化,只讲经济。十多年来,政府投资了几千万,是希望把这里发展成旅游区,变成金矿。当所有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发展经济,包括鼓涨村民和政府的钱包时,最值钱的文化便一文不值了。今天在游客易到的陇戛寨,成为一个不伦不类的旅游区。一个全新的村寨,一个就想赚钱的村落群体,谁愿意呆在这里不想走啊。悲伤我们的政府,悲伤这支民族啊。

12个寨子,其中一个完全已沦落为臭名昭著的旅游点,希望剩余的11个寨子能在时代中稳步前进。陇戛的今天与“亚洲第一”的名堂实在太不相称,如果还这样发展下去,将是全世界最糟糕的国际生态博物馆。

与村民和博物馆工作人员的了解中,得知陇戛的大部分传统习俗还保存,比如正月初十的跳花坡、丧事(打戛)等,这还让人有一丝欣喜。其实,对于那些张口就要钱的人,部分村民已警觉、鄙视。下午的行走中,遇上了一个好村民。在聊天中,顺便提一下能否看到他们传统的装束时,这家小孩从柜子里拿出她的传统衣服和头饰,大方地穿上。在我就要放弃拍长角苗的头饰时,真诚的女孩自然地出现在我的镜头里。她长得很漂亮,我更觉得因为她的纯净而漂亮。

其他11个寨子,大都比较偏僻,如果徒步走完,估计得一周。我期待着下一次能更完整呈现所有长角苗的景观。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当地很重视丧事,从这个马可见。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当地的柿子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梭戛的基督教堂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狡黠的肥猫

 

悲喜长角苗 - 高山电台 - 高山电台

 梭戛山脚的小河

 

对于长角苗的研究、保护和开发,许多专家学者都有正确的认识和观念,比如著有《梭戛日记》的方李莉博士老师。不过,在中国文化人有话语权算不错了,但有话事权不太现实,这是中国最大的悲哀。

 

知途旅行  刘铭初

2012-11-19写于镇宁(瑞金大酒店)

 

  评论这张
 
阅读(33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