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山电台

你来或者不来,我都在这里——等你。

 
 
 
 
 
 

广东省 广州市

 发消息  写留言

 
生命因阅读而丰富,因行走而宽广——这里是高山电台,高山电台是知途旅行社的官方博客。知途是:求知的旅途,是寻求知己的旅途。公司专注组织有个性和深度的主题旅行, 是团体旅行的品质专家,也是中国最活跃的旅游文化交流平台,至今举办了一百多期“万里会论坛”,邀请旅行家、摄影家、艺术家、探险家、文化名人、会员代表、旅行爱好者共同分享。 欢迎关注知途旅行:微信订阅:zhitulx, 新浪微博:@知途旅行,客服QQ:1615975398,公司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龙怡路117号
 
近期心愿五年带领您和孩子走遍中国少数民族,成就最全面的中国视野!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云南西部那片海

2017-11-24 15:28:06 阅读1 评论0 242017/11 Nov24

文图:刘铭初

每去一次,回来就加剧思念。尽管自已还有很多很多想去而没去的地方,但去这里多少次都充满向往。特别是在冬天,寒冷的时候。

那里梦幻,那里温暖。

梦幻,是在清晨,也许你在做梦,窗外也如梦如幻。

温暖,是在白天,当阳光洒在你身上,你并不想躲开。怕晒黑的女同学,估计可能会嫌弃太温暖,但很惬意。

那是一座湖,景颇族人叫“凯邦亚”,“收获的山谷”之意,不知景颇族人如何在山谷收获,不过,我数次到凯邦亚湖,屡有收获。

在我心里,我更愿意把湖当作海。不是它有多宽广,而是冬日时每天如约而至的湖上云海,让人无限留恋。

当天微微亮,湖面已非常热闹。黑暗中,天空早已被各种鸟儿划破,它们按奈不住一夜的沉寂,歌唱着鸟版《我爱你,中国》。是的,不远处就是缅甸的北部,今天的缅北并不太平,也许,它们从异国他乡而来,在这里,才发现真正属于自已的家园。行有疆,心无界,鸟,就像人类一样向往远方和美好。当鸟儿从一个小岛飞到另一个小岛时,我们也该去看看即将苏醒的大地了。

船行驶在清晨的湖面上,风吹来,冷不丁会打个寒颤。当你把注意力放在四周的岛屿或露出水面一点点的陆地时,你自然会不断地按手机相机快门,也一定会嫌快门不够快,此时,寒意早已被飞翔的鸟儿、披霞的岛屿带来的兴奋而替代。停留在小岛上的鸟儿,比我们镇定,即使张开翅膀也并不是都要飞,它们在岸边梳理着羽毛,积蓄着能量。

弃船登上最高的岛屿(高度不足百米),静候旭日,刚刚冷静下来的你,可能又要激动了,即便你尖叫,也是很正常的。此时的湖,已被

作者  | 2017-11-24 15:28:06 | 阅读(1) |评论(0) | 阅读全文>>

那些冬天里吐露春色的花儿

2017-11-22 22:44:47 阅读9 评论0 222017/11 Nov22

文图:刘铭初

每当南方渐有寒意时,我就总想回到那块梦幻而奇妙的大地——云南西部。

11月底,北方很多地方已大雪纷飞,而云南西部却是又冷又热。太阳升起,大地便渐渐温暖如春,正午时在太阳下,感觉又像夏天。一旦太阳西下,气温下降飞快。凌晨的山地,有些较高海拔的地方还大霜如雪,一天之中,度过四季,想想都很过瘾。不过,一天之中,最怀念“春季”。

2015年,在陇川考察的路上送一对医院出来的夫妇回家(要不他们只能徒步十几公里),因此发现了这座全中国最普通的贫困村寨。不过,这个寨子还是有让我心动,那就是村寨角落的野樱花!于是,之后我三访这个小村。望穿秋水的等待,只为一睹她的芳容。

2016年12月,第三次回到这里。

村寨依山而建,极富层次。嫌下午逆光拍的层次不够“显眼”,有一次特意在上午去拍。其实,这一带的景颇山寨好多是层层叠叠的,只是没有合适的角度去看。

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光彩夺目的野樱花树,远远看去,红云一片。看过这里和中国一些季节性景观,幻想着自已未来有这么一个院子:有桃树、李树、银杏树、枫树、松柏等组成的小树林,当然,还有一种不能缺少的树:樱花树!若是能在樱花树下写东西,是否会更容易写,而不像在办公室里写,要搜肠刮肚一般呢?

要去屋后的大樱花树,得爬一个小山坡,坡上种植的豌豆正鲜嫩着,开放的小白花洒满山坡。后来,德宏州的朋友告诉我,这里出产的豌豆粉最好吃,真后悔没有在当地尝尝。

樱花树下,摆放着村民养的树洞蜂箱,蜜蜂正忙于采花蜜。三百六十度仰望这二十多米高的樱花树,樱花四周簇拥着其他树的绿叶,蓝天下的这块土地,春意盎然,我不是在做梦,真的是在冬天仰望着春天。

作者  | 2017-11-22 22:44:47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住下来就不想走的地方

2017-11-20 19:42:32 阅读12 评论1 202017/11 Nov20

文图:刘铭初

这些地方,有名字,但默默无闻。

在一个苗寨停留两天,似乎时间长了点。如果周围都走一遍,那三天也不够。如果在夏天,可住上个把星期而不厌,清澈的溪流,能让火热的心透心凉。

其实,沿清水江两岸,像这样值得花时间去探访的苗寨有不少,只是有些地方根本没有对外接待的条件。

清晨的苗寨很安静,在小河边,你能清晰地听见渔民划桨的声音,远远与大哥打声招呼,早啊!大哥也回一句:你也很早啊!他是生活,而我也是生活,旅行几乎是我生活的全部。看上去好像我很幸福,其实我很多时候都想停下脚步,但工作需要我不断前行。我不在乎走了多少地方,更在意自已对世界的真正理解有多少。

雨,越下越大,再回首,云已遮断了山。

高高耸立的杉树飘浮在天空,梦幻的场景就这样悄无声息展现在无人角落。

顾不上雨,走到小河边,水,如同翡翠一般。河边不知名的树或黄或红,绝配河水的碧绿。经年累月的冲刷,加上清晨的雨水,河床已纤尘不染,岩石的纹理很清楚,眼前就是大自然的雕塑。

雨停了。

远远看到苗家妇女在石滩上找寻着什么,好奇的我踩着石头过河。原来她们在找一种虫子,这种虫子是当地美食,煎炸后,很香,它叫放屁虫!一个上午,运气好的话,她们能找到装满一个矿泉水瓶的放屁虫,大概半斤,市场上大约130元/斤。这虫子专门钻进小石缝里,这活相当于人与虫子比赛,看谁更灵巧。要翻动成千上万的石头来讨生活,真不易啊。

没有阳光,水依然很绿。最爱质朴的人和景,面对此情此景,我还是在石滩上停下来,坐在石头上抽根烟,享受旅途中个人的美妙时刻。

作者  | 2017-11-20 19:42:32 | 阅读(12) |评论(1) | 阅读全文>>

私家黔东南的味道

2017-11-19 23:33:28 阅读41 评论1 192017/11 Nov19

文图:刘铭初

一方水土,一种味道。

在黔东南,有N种味道。

出发私家黔东南前,有些知友先说明了不吃酸辣,不过,吃货们从不牢记他们在理性时的提醒。

路上,我压根就没说今晚吃什么。只是说去施秉县城的江边漫步,在桥头,特意对着“舞阳江路”的路牌,对大家说,黔东南有三大河流,分别是清水江、舞阳江、都柳江,私家黔东南之行会领略两条江。

此时,舞阳河的河面上还放着一条巨龙,可能是中国最长最大的龙舟。苗族的龙舟非常独特,每年农历五月二十五左右的独木舟龙舟寨,会吸引全世界的目光。黄昏,龙舟上跳跃着两只小鸟,一如在岸边雀跃的我们。

对于当地人来说,这是他们的母亲河,他们的生活、习俗与舞阳河紧紧联系在一起。两个姑娘正在河中洗野菜(当地叫法是蒲公英),野菜是他们的主菜之一。中国有好几个民族吃野菜让人印象非常深刻,比如傣族、景颇族、苗族、侗族等。

我们运气好,店家收到了一条人家钓上来的三斤多重的江鱼,当晚的主菜当然酸汤舞阳河鱼了!店家是当地朋友介绍的,就在江边,环境还不错。看端上来的酸汤鱼,就知道没选错。一般厨师为了省事,通常是将鱼一块一块切好。店家片好鱼肉,鱼头、鱼骨先下锅,去骨的鱼肉切好装盘。酸汤看上去是红的,容易让人感觉很辣,其实一点不辣,红的是配料西红柿。不用多久,鱼肉不见了,酸汤也喝完了。还好,酸汤喝多了并不会涨肚,一会儿就消化了。这样的酸汤鱼,可多来几碗。

对好吃分子,当遇到生长在清澈溪流的河鱼时,无疑是天大的喜事。此行的吃运实在没法说,到剑河的一个苗寨,主人拿出半桶鱼,指着说这是桂鱼、那是黄骨鱼、这是……没等他说完,我连忙说:来一锅清汤鱼吧!

作者  | 2017-11-19 23:33:28 | 阅读(4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总让我冬天里牵挂的苗寨

2017-11-18 22:24:09 阅读10 评论1 182017/11 Nov18

文图:刘铭初

枫树,苗族人们的崇拜物。枫树,往往矗立在苗寨的村口或坡地,它成为苗寨的象征之一。

走过许多苗族聚居地,就没发现有比这里更多枫树的苗寨。夏天考察时,我就开始向往这里的秋色。贵州的枫叶红时,大约在冬季。这就是一场漫长的等待,从炎热等到寒冷,再从寒冷到火红。

月落乌啼霜满天,诗人诉说的是愁绪。真到霜满天时,不敢想象这里有多美。真想夜泊枫桥!

11月中旬,私家黔东南的脚步来到这里,枫叶还绿着呢。红叶不红,只是未到时。一生辗转官场、游历大半中国的南宋诗人杨万里,有一首诗:山思江情不负伊,雨姿晴态总成奇。闭门觅句非诗法,只是征行自有诗。如果他穿越到今天,难说他很可能会成为知途旅行的万里之星佼佼者,毕竟兴趣相投嘛,哈哈。按我的说法,只要出发,自有收获。

前一天,我们刚刚在这感受到了古老的韵味,两天后,它再次抓住了我们的心,紧紧地。

当我们再次回到这里时,眼前是一幅宽大的水墨银幕。雨中的苗寨,好朦胧。山峦随风而现,很多时候是藏身在白色大幕后。风雨亭倒是比较容易辨认,因为它的檐角是白色,黑白对比明显。飘忽的云雾难锁二三十米高的枫林,经过雨雾的洗礼,近处的枫树梢已现红润。风雨中的炊烟有点软弱,只在片刻中袅袅。最爱看高大的树木在云雾中舒展,虽它们时隐时现,但也绝非幻觉。

苗寨除了枫树多,杉树也多。二百多户人,要建造传统的苗族木房,需要海量的杉树。于是,苗家人在能利用的空地上都种上了杉树,包括在田野上。在金黄的季节,我曾醉心于田野上错落有致的杉树。如今,梦幻的大地上,这样的布景更是让人陶醉。

作者  | 2017-11-18 22:24:09 | 阅读(10) |评论(1) | 阅读全文>>

今天,看到了她的从前

2017-11-18 15:43:54 阅读11 评论1 182017/11 Nov18

文图:刘铭初

“从前上千百”,是客家语,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往往是说故事的开始。

一头水牛很健壮,临近中午,主人牵它到水塘“冲凉”,这大水牛高兴地得很,只是一时高兴的水牛没想到,它走后,水塘里飘浮着一条鲤鱼,被大水牛不小心压死了。

有时,我们说某人真牛,或者直接说牛人,大概就与这头健壮牛一样神吧?躺着也能捕鱼。

苗寨四周都是田地,从山头到山脚。在农耕时代,牛是重要的生产生活资料,也是神物。在又高又大的枫树上,还安放着牛角。枫树是苗族人的原始崇拜,代表着他们的祖先之源。祭祀祖先时,往往以重要的物资——牛来献礼。牛角,就是一次次献礼的记录。放在枫树的树丫上,安放的是虔诚。

大姐家门口摆放几个大桶,那是染桶,板蓝根草正在桶里浸泡着。能干的人家,一次可能要做几年用的布料,所以布能摆出很大的架势。大姐随手拿起葫芦做的勺子,勺子已染成蓝色。村中随处可见染好的布在晾晒,那只打鸣的鸡守在布料下,是个卫士,仿佛在说:这儿在晾布,请不要过来。晾晒好的布,正在屋檐下锤打。我打过几个民族的布,那可不是轻松活,十分钟我都难坚持。在千锤不百炼下,布就会红得发紫,就会闪亮。时光,成为不可思议的染色机。

树下,一般都挂着各式鸟笼,那是苗家男人的“专利”——养鸟。养的不是金丝雀,大都是画眉。鸟鸣山更幽,更突出苗家的清幽。苗家养鸟的真正快乐来自于斗鸟,斗鸟不在乎奖励,而是荣誉,男人更需要的荣誉。其实,这座森林里的苗寨,飞鸟纵横,尤其是在黄昏。晴天时的黄昏,就在空旷的田间地头,看着鸟儿在彩云间飞翔,那是一种享受。这不是想象,我在考察时享受过。

作者  | 2017-11-18 15:43:54 | 阅读(11) |评论(1) | 阅读全文>>

云台之上

2017-11-17 18:26:09 阅读12 评论3 172017/11 Nov17

文图:刘铭初

私家黔东南五天行,回来好几天了,也回味好几天了。

回到深圳的知友璇璇说:黔东南是一曲现代版《从前慢》,白云深处的苗寨人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凌晨上山看日出,山路黑暗无行人,天上的月亮和星星是灯笼......这里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里的景色也好看,姑娘淳朴又善良,你看了,记在心里就好了。

也不知她回味从前的爱,还是回味淳朴又善良的苗家姑娘。总之,她,就是说一句是一句的女子。

还是从头说起吧。

11月8日,我们千里赴约,去赶赴一场美丽的约会。

群山连绵,夕阳归心似箭,她要回家,没有看到她回家,我们不想回家。于是,我们急切地奔跑,赶在她回家前看看她的美貌。

为了“把根留住”,我们先在看台上一睹她的芳容,再急匆匆地走到另一个角度好好端详。几度夕阳红,青山依旧在。我们只是在人群中偷偷看了她一眼,便记在心里很久很久,如同在某年某月遇到过见过的人一样。山还是那么平静,我们的心却不静。

第二天,我们上了一个台阶,去山上看日出。我们何止是黑灯瞎火,还披星戴月呢。路上我调侃说,自已读书写家书时经常用披星戴月、含辛茹苦等字眼,虽说那时认得这些字,实则不理解。大人担负的苦痛,非文字能及。此刻披星戴月的我们兴奋着,没走多久,我们就到了山头。时间刚刚好,东方已露白,人群中(整座山被我们七个人承包),一番骚动,幸亏我们的老朱有妙计和妙手,才得有各种人像拍法。老朱也毫无异议地被推选为全程艺术总监,六十多的老朱腰杆笔直,走路大步流星,走路,我怕是赶不上他。

作者  | 2017-11-17 18:26:09 | 阅读(12) |评论(3) | 阅读全文>>

渔樵耕读,只想在这做渔夫

2017-11-7 12:23:00 阅读17 评论0 72017/11 Nov7

文图:刘铭初

这次路上,特意带了一套《天龙八部》,再次回到“大理国”的故事中。除了自已想温习曾经通宵达旦看完武侠的冲劲外,还想让路上有习惯看书的知友,对大理国有更深的印记。毕竟,我们真的身处在“大理国”中,在故事的发生地看故事,似乎更亲近更理解目的地。

剑川,剑湖,今天太平盛世里都没有剑气了,反倒是充满了闲情。

三月,初次走进剑湖,留下了三个印象:梦幻、春天里、油画。

八个月过去了,已走入了秋天,剑湖更油画。

金色,是秋天的色彩代表。剑湖旁边整齐的杨树林正编织着童话一般的情景,没有南瓜车,随意游弋在湖面的鸊鷉、白鹭却好像是我们的老友。当知友夫妇携手漫步在此时的杨树林中,他们的金色年华便烙印在剑湖,在我眼中,在他们心中。与伴侣同行,就当迈进秋天。知友夫妇,就好像是王子与灰姑娘,经历了岁月的不断冲刷,他们仍相信美好,美好也就一如他们所愿。

大树,很可爱。大树是我当地的朋友,请他开车,我放心。他曾与我一同考察滇西北的大地,深知我对知友的情感。不用我交待,他都能主动善待知友。前一次,他用手剥开核桃壳,把一个个核桃仁递给知友时,知友们为之感动。这一次,他又偷偷地捡起石头,硬是把核桃壳一个个砸开,知友对我说,知途的服务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好?我有些汗颜,我是托了大树的福。

我很喜欢在有风景的地方吃饭,如果餐厅厨艺好,那更是人生快事。

恰好,在湖边有这么一家餐馆。于是行程第一天的晚餐带大家来品尝,顺带看晚霞。行程的最后一天,我还是带大家到这家餐馆午餐,让知友把秋天最美的记忆带回家吧。

作者  | 2017-11-7 12:23:00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们跟着头人去放羊

2017-10-13 15:20:43 阅读15 评论1 132017/10 Oct13

文图:刘铭初

万万没想到,这一次,漂亮的眉眉哭着要去做羊倌!

早上一听到彝族村长说,跟他去放羊,女知友们简直就像小时候过年一样开心。村长在当地是个德高望重的人,若是在古代,他一定是酋长、土司、头人。

村长把羊从羊圈放出来时,好像也触动了一个开关,同时把知友从某个禁锢的圈子中释放出来。与羊一样,知友哪会听话?!东张西望,东拉西扯,是知友和羊的共性。羊嘛,村长可以吆喝,怒斥,必要时用棍子侍候。知友嘛,则骂不得,更打不得。知友个个变成任性的孩子,作出种种坏孩子的行为,大概是因为平时被相关上级领导压抑得快不行了吧。

鲜红的五星红旗在围栏上飘荡,羊群走在幸福的康庄大道上,当然,也包括我们。

村长面对女儿一般小的美女知友时,可能心生怜爱,特别宠爱知友。他把权杖——赶羊的棍子交给了知友,这下坏了!知友只知道把权力当作玩具,只想让老刘拍多几张她们专业赶羊的样子,而不顾羊群是否走在正道。更不职业的行为是,她们干脆放任羊群偷吃,自已拿着手机拍个不停。那时的村长可能才意识到,专业的事还是专业的人来做吧。

出了栅栏围成的通道,新任羊倌已经胜任不了接下来的任务了。只见村长把羊群引领到高山湖泊边的山坡,放羊的工作暂且完成。

羊放出去了,羊也自由了。它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在森林、草场、湖畔行走。羊,比知友乖一些,一天中它们不会四处乱窜,不至于主人找不到它们。下午时,羊群会准时走到湖边的草场,让肚子填个滚圆,回去慢慢在消化。这一点,倒与我有相似之处,我考察时,通常会利用一切机会,尽可能接触到目的地所有相关信息,回到知途再慢慢消化。只是我填的是精神食粮,羊群只顾一时之快。

作者  | 2017-10-13 15:20:43 | 阅读(15) |评论(1) | 阅读全文>>

我想在麦场打个滚

2017-10-13 15:01:15 阅读14 评论0 132017/10 Oct13

文图:刘铭初

雪后,彝族村民正在翻土,羊群尾随主人,它们可以“不劳而获”,在主人翻土后捡拾草根充饥。眼看着太阳快要下山,主人把锄头往地里一丢,拍拍手,回家。羊群居然如收到军令,马上跟随主人回去。这是我三月看到的情景。

国庆,带着知友再次来到这里,彝族村民的劳作已化作大地上的油画艺术,此时的土地有的金黄,有的红绿,偶尔有干枯的野草点缀在其中。淡黄的是燕麦,深红的是苦荞,在麦地边沿的小水沟旁,铺满了浅红色的小野花。每家都有各自的地盘,分别用木板隔开。除了标明领地,更重要的是防止入侵者,如不听话的牛羊马猪,甚至是不听话的知友。栅栏可以阻挡来犯,但围不住漫无边际绽放的野花。如同人一样,行有疆界,心无止境。

村民“从早到晚”在收割麦地,但不是持续的,想收割时,割一块,心情大好时,也许他们会放下镰刀不管。所以,这里的收割期会长一些。不过,劳作过程是挺费事,收割苦荞时,割下来要扎成堆,等太阳晒干后,才打麦粒。燕麦的收割则不同,只收割麦子的上半部分,剩余的还长在地里,等村民有空时,再割一次,当作牲畜冬天的饲料。

知友到达麦地前,已惊动了一群正在晒太阳的小猪,四处逃窜的猪仔不知道它们在访客心中是多么可爱。当看到一片片金色麦田时,知友已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面对铁丝网扎成的栅栏,知友就像翻墙越狱者,心急如焚。好歹看见了一个栅门,终于可以到麦地撒野了!

此刻的知友茗茗充当了知途旅行的爱心大使,与羞涩的彝族男孩在麦垛上相互行礼,他们俩跨越了万水千山,如同两国使者,在澜沧江流域紧握友好。其他知友则装模作样,各种摆拍,装成像正在收割、劳

作者  | 2017-10-13 15:01:15 | 阅读(1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模块内容加载中...
 
 
 
 
 

知途旅行服务项目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